和大人

北漂,写手,自闭,读经。
厌华服,尚素食,养猫人。银镯男子。
息交绝游。避世独居。

zhoulunyu: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讨汤记

       一合上眼,就听得众人交口称赞孟大娘的汤那个味儿,难得她怎么熬的,怎么那么好喝吖。不知道打哪儿从天而降似的来了个龙公子问我:嘿,新来的。你口渴不,瞅瞅这黑黢黢的太阳多大多热,要不我带你,咱一块儿找孟大娘要一碗汤喝去?我瞅着眼前这个嬉皮笑脸又带着点儿架势的人问他:你谁吖。他笑嘻嘻挨我坐下问我:怎么连我都不记得了?我还送给你俩杯子,一双鞋,一床被子,怎么转眼工夫都给忘了?他这么一说,我真有些恍惚。问我说,反正我现在是两手空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他伸...

少司命

那年,无事一身轻的时候外头的太阳干燥中透着干练爽朗,他们筹划明艳亮冽的一次远足,检点拉杆箱里的衣服,鞋子,枕头,外带想起需要一个充电宝,商量了一宿准备网购一个某米的。我要买好些一次性裤头儿换了直接扔掉就好啦,你要不要来条?他问。管你了我,别打搅我睡觉明儿还早起。隔着八张桌子,那边在暗腾腾的夜色中怼他几句。充电宝到手后,他第一次感觉到世人说的有钱真好这四个字儿的真义,从七八十块钱里找到了他所能够体会到的天下有产阶级们每天都能浸泡在那种丰盈的物质之间的喜悦和失落。他安慰自己,物质的世界里的众生多半精神贫乏,没有诗和远方。又觉得诗和远方单靠徒步也不大现实,且中途还得考虑投宿、打尖儿,考虑手机的电量供...

卜居

      夜里不知道哪来的风,在他耳边深一声儿浅一声儿的刮,只因为听信了一个人的一句玩笑话他就当了真,瞒着家里头要在今儿出去做一番大事业。走的太匆忙,以至于正经东西一样儿没带。

      打着灯笼来悄悄儿送他来的是他表弟,磕磕绊绊的跟他到了这个稍微空旷点的地儿,路上来劝他:你说你,也不好好筹划一下,也不跟人说,抬脚就走,明儿你妈问我,我怎么讲?再说了。我早就瞅着那小子不地道,你可倒好……

      我说你别...

离骚

      人世间看惯了生死又束手无策,只觉的离合亦是常事,因此也就只顾着顾盼神飞,纳新吐故,谁想着太阳底下本无新事,成天价盘算有的没的,所以都说:你来了,我也不欢喜,你走了,我也不难受,何必跟自己个儿较劲,有什么用么。说话间,事先没一点征兆的就殁了个人,眼瞅着这地儿就要陷入没政府主义,有的青年、理想家们摩拳擦掌,要推翻一切旧事物,赶着给一总的东西命名,给天地之间订立新的秩序。说起来,就要数他们家清净,不去搀和这些事儿。

      有一夜饭后,家人都在廊下纳凉,见远远近近...

湘灵

       趁今儿大好的日子,俩山又挨的这么近,咱俩也丢开手,就打这儿各走各的吧。说着眼看两边之前相距遥遥、横无涯际的苍莽山峦就带着云泥雾气漫山漫天暗黛色葱茏氤氲聚拢到一块儿了。心说动静这么大竟然也这般悄无声响,让不禁人生出失望来。这个月的日头和瘴气实在是毒死了,年年如此,往年家,一干人们都兴高采烈吆三喝五的脱光了衣裳成群结队跳到江心洑水,泅的累了就跟水獭似的那么漂漂的睡上一觉,岸上的人见这景象只觉得又死了不少生灵,有爱发善心的念亡人可怜会把自家包的粽子用五彩丝线抛投下来,作为祭奠,他们就顺手扒拉过来先是赏玩,后就吃了,里...

立人国

“去世砚天5万万里,有立人国,人生而不倒,行如走肉,好容颜,喜欢汇,求不得,厌别离,心意不牢百端善变,二人结成连理,亦有孤独中老者曰鳏曰寡,享寿百年许,倒即亡,亡时徒遗形骸似蝉蜕”。

1.
       天气入了五月,心就枯死起来,懒懒的不爱讲话,不爱想事。立着的梦中,侵晨五点五分,被阿南隔着50里当头一棒给弄醒,且惊且喜的惺忪中透着那不觉大疼的劲儿,就像是梦中又做了一个重叠的梦境,明明知道他在成都地界,依稀快8年了,8年的时光,在人世间可以成就一片树木,毕业一轮儿学生,忘掉心里头赖着不肯走的半个人,再添上6年还可以赶走入侵的敌...

1 / 78

© 和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